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 市场有何影响?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5月3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当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3682,调升176点,创2018年5月18日以来新高。当日,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即期汇率徘徊在左右6.36左右,从3月末的6.56涨至目前的点位,两个月的时间上涨了了2000BP。

如果拉长时间看,人民兑美元从去年5月末开启了一轮上涨:由当时的7.16涨至目前的6.36,一年的时间上涨了8000BP,升值幅度高达11%。

5月31日近17时,央行公告称,为加强金融机构外汇流动性管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5%提高到7%。

此消息公布后,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急跌。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表示,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准的提高,将使国内银行的美元流动性减少,降低其美元信贷投放能力,起到收紧国内美元流动性、减少美元供给的目的,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打破市场单边升值预期,使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与基本面走势相匹配。

5月31日下午,央行公告称,为加强金融机构外汇流动性管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5%提高到7%。

外汇存款准备金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一样,也有相关的规范文件。其中,《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印发<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管理规定>的通知》(银发2004[252]号)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提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的通知》(银发2007[134]号)两份文件是主要依据。

按照银发2004[252]号文,外汇存款准备金是指金融机构按照规定将其吸收外汇存款的一定比例交存中国人民银行的存款。其中,美元、港币存款按原币种计算缴存存款准备金,其他币种的外汇存款折算成美元缴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是指金融机构交存中国人民银行的外汇存款准备金与其吸收外汇存款的比率。

该文指出,从2005年1月15日起,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统一调整为3%。2006年8月,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从3%上调至4%。根据(银发2007[134]号,2007年5月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4%提高到5%。此次,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5%提高到7%。相比此前几次调整,此次幅度最大。

央行密集释放稳汇率政策信号

作为央行稳汇率的工具,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近年来较为少见。最近一次上调是2007年,由之前的4%上调至5%。此后一直保持不动,直到此次决定上调2个百分点。自上周四以来,央行通过多种方式、多种渠道向市场传递稳定汇率预期的政策信号。

5月27日,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七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出席并讲话。会议强调,未来,影响汇率的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没有任何人可以准确预测汇率走势。不论是短期还是中长期,汇率测不准是必然,双向波动是常态。汇率不能作为工具,既不能用来贬值刺激出口,也不能用来升值抵消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关键是管理好预期,坚决打击各种恶意操纵市场、恶意制造单边预期的行为。企业要聚焦主业,树立“风险中性”理念,避免偏离风险中性的“炒汇”行为,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

会后新闻稿即针对炒作升值的言论传达明确信号,表明央行已在有意向市场中炒作升值的投资者发出警告,必要时可能会果断出手、采取有力措施应对。此次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说明央行言出必行。

5月30日,央行主管媒体《金融时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近期人民币汇率有所升值。往前看,既有支持人民币升值的因素,也有支持人民币贬值的因素。未来可能推动人民币贬值的四大因素不能忽视。

同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指出,人民币不具备快速升值的基础。人民币汇率超调是短期投机行为,不可持续。我国坚持对外开放,鼓励长期资金投资,但要防止短期资金大量流入,推高人民币汇率,削弱出口企业竞争力,扰乱我国金融市场和货币政策的独立施行。

5月31日,央行落地稳定汇率具体工具,消息一出,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双下挫,当日走出V字型行情。截至记者发稿前,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报6.3710,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56点;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报6.3717,较前一交易上下跌119点。

 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有何影响?

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与防止市场形成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对冲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过快升值之间有何关系? 一资深外汇交易员分析,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与稳定汇率预期之间虽然没有直接联系,但一种符合逻辑的解释是,由于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变相降低企业外汇贷款的融资成本,使得一些有用汇需求的企业通过向银行申请外汇贷款而非购汇的方式满足自身需求。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可以锁定金融机构外币头寸,减少外币贷款的扩充压力,抑制银行对外汇贷款的投放,提高外汇贷款利率,进而倒逼企业更多通过购汇来满足用汇需求,从而达到对冲人民币升值预期、稳定汇率的目的。

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王静文也认为,央行之所以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可以回收银行体系的外汇流动性,抑制外汇贷款的规模扩张,通过减少外币供应量进而抑制人民币升值。2021年4月末,我国金融机构外汇各项存款余额为10000亿美元,上调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可以锁定200亿的美元流动性。

上述观点主要是从刺激企业购汇需求的角度分析,但该政策对延缓企业结汇或亦有影响。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快速走高,在美元指数维持在90上下基础上,突破6.4后快速升至6.36附近,走出了一波相对独立的强势表现,导致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走强,兑欧元、日元等主要贸易伙伴汇率走高,对出口部门和实体经济复苏带来较大压力。特别是在监管层连续喊话后,涨势不减,升值预期逐渐升温,企业短期结汇增加,外汇供需逐渐失衡,进一步刺激了人民币走高。此时提高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将增加金融机构持有外汇成本,相关成本将转嫁至结汇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减缓或延后企业结汇时点,促使外汇市场回归理性。此举也释放了较为明显的政策信号,即不希望汇率继续单边快速上行,干扰实体经济复苏进程。央行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锁定银行持有的外汇规模,可以避免银行向央行结汇进而导致外汇占款的被动投放。今年以来,外汇占款规模持续上升,是压低债市收益率、推动资产价格上升的重要因素之一。

给人民币过热预期“降温”

外汇市场迎来重要政策信号。在人民币加速升值的同时,中国人民银行昨日公告称,为加强金融机构外汇流动性管理,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5%提高到7%。

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是金融机构吸收外汇存款后向央行上交的准备金比例。多位受访专家表示,时隔14年,央行再度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有助于平稳市场预期,减缓人民币升值压力,具备较强信号意义。

5月31日,人民币再度创下3年以来高位。其中,在岸人民币对美元一度升破6.36关口,最高触及6.3565;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最高触及6.3534,逼近6.35关口。上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更是时隔3年再度升破6.40关口,市场对于人民币升值的预期持续增强。

“这是央行应对人民币升值出台的重要间接调节举措。”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表示,提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金融机构需要将更多外汇资金上交央行,从而适度抽紧市场的外汇流动性,减少金融机构手中外汇资金对市场上的供给,以改变外汇市场供求关系,从而减缓人民币升值压力。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从去年5月末至今升幅不小,继续升值有可能使人民币币值脱离基本面。”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这一举措有助于收紧境内市场外汇流动性,提高境内外币利率,缩小境内本外币利差,抑制即期和远期结汇,促进境内外汇市场平衡。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今年4月末,外币存款余额同比增长33.2%至10045.2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与此同时,外币贷款余额为9232.48亿美元。此次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5%提高到7%,将收缩近201亿美元的资金。

 人民币后续走势如何?

对于人民币的后续走势,中信证券此前的一份研报称,结合我国强劲出口、美国实际利率走低以及美联储整体偏鸽态度等因素看,人民币汇率仍具备升值空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向下或触及6.2。未来人民币的弹性将有所增加,双向波动或成为常态,央行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容忍度增加,人民币持续升值或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输入性通胀压力,并为后续潜在的美债收益率上行提供安全边际。

央行副行长刘国强5月23日表示,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浮动,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稳定。目前,我国外汇市场自主平衡,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汇率预期平稳。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取决于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双向波动成为常态。

上周召开的全国外汇市场自律会议也作出回应。会议提出,未来影响汇率的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不论是短期还是中长期,汇率测不准是必然,双向波动是常态,不论是政府、机构还是个人,都要避免被预测结论误导。

会议还表示,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适合中国国情,应当长期坚持。在这一汇率制度下,汇率不能作为工具,既不能用来贬值刺激出口,也不能用来升值抵消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

“这一表态是对市场上部分偏颇的汇率工具化、战略化视角的纠正,有助于市场避免单边预期。”沪上某国有大行外汇交易员表示。

强有力的财政刺激政策将使美国经济走出疫情后的复苏弹性,远远超过非美经济体。更强的经济基本面及大幅累计的通胀压力,使美联储政策转向的时点早于欧央行等其他主流央行。因此美元指数无走弱趋势,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是常态。当前人民币过快升值有可能已经出现超调,未来看不可持续,也不符合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具体而言,美国经济下半年有望出现全面反弹,美元或随之走强。同时,中美利差从去年的大幅走阔转向收窄,热钱涌入势头或有所收敛。

评论